频道栏目
首页 > 资讯 > 安全资讯 > 正文

大学生买黑客宽带账号转售被起诉 坚称自己无罪

2018-05-12 10:30:44           
收藏   我要投稿

大学生买黑客宽带账号转售被起诉 坚称自己无罪。今年23岁的江苏某高校大四学生张强(化名)已经被公安部门取保候审了931天。

2015年10月19日,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他被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取保候审,后来,经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同意,张强又经历了两次取保候审延期。

起诉书显示,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审理后,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院于2017年1月12日、3月27日两次退回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补充侦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于2017年2月12日、4月27日重新移送审查起诉。2016年12月28日、2017年3月12日、5月27日,本案依法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各半个月。

他“犯事”源于在校期间的“创业”。他从淘宝店铺购买“特殊的”中国电信校园宽带账号,然后售卖给其他学生,这种“不断网”的宽带账号在校园里很有市场。

然而,他从未谋面的“上家”是一个“黑客”,2014年以来,该“黑客”使用计算机技术手段,侵入中国电信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非法获取宽带账号信息,将其放在淘宝网上销售。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1月,张强的辩护律师曾建议张强“认罪判缓刑”,但遭到张强反对,他坚称自己无罪。

“校园代理”

2014年,在江苏某高校读大二的张强,从往届学长那里得知,可以在网上购买一种“特殊”的校园宽带账号。这些宽带账号有“特殊的功能”——相比在中国电信校园营业厅办理的账号,这些账号“可以使用路由器,不断网”。

张强在淘宝上找到一家四钻店铺,店主叫做“辉哥”。这家淘宝店铺售卖“特殊”的校园宽带账号,销售范围覆盖江苏省内多所高校。

张强不但自己在“辉哥”的淘宝店铺里购买了这种账号,还成为这家店铺的“校园代理”。

“每个号每月我赚二三十块”。到2015年四五月时,张强卖出去30多个账号。

“每月要统计好几十人,因为线路问题找上来的人也很多,挺烦的。”张强表示,2015年8月底,他选择退出。

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经查,2015年3月1日至8月20日,张强数十次向上家何金金(化名)购买这种电信宽带账号,转账人民币45440元。

从2015年9月16日开始,张强已联系不上“辉哥”。9月29日,民警找到张强,让他协助调查。

案件中的争议

后来,张强才知道,“案发”源于一次电信公司的检查。2015年9月,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在学校推广业务时,发现学校一些网络在晚上并未按规定断网。

经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网络操作维护中心调查,发现有人在校园内出售宽带账号。调查结果却显示,装机地址不在校园内。

有关笔录文书资料信息显示,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时任网络操作维护中心工程师邓某指出,9月查到的“不断网”账号,来自“利用漏洞侵入系统进行操作的IP地址”,该地址位于南京栖霞区某小区内。

何金金曾在这里运营淘宝网店,离张强的学校不到6公里。何金金就是“辉哥”。

判决书显示,2015年年初,他开始销售自己用软件破解的账号。

这些账号通过淘宝店铺销售,他同时在校园招收代理,张强就是校园代理之一。判决书显示,2016年,何金金被判“非法获取计算机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罚金50万元。

2017年6月5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被告人张强明知何金金出售的电信宽带账号系犯罪所得,为了盈利,仍从何金金处购买账号,并进行销售。

而这也成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张强是否知道何金金售卖的宽带账号为犯罪所得。

何金金的笔录显示,他记不清如何向张强介绍账号来源,“但他之前也跟其他卖家合作过,知道我的电信宽带账号,都是通过扫号软件扫出来的”。为此,何金金认为“张强应该知道这些账号是非法获取”。

张强对此予以否认,他认为这些校园宽带账号很“正规”,是来自何金金认识的电信公司的朋友。

张强的辩护律师杜家迁通过查阅案件卷宗发现,何金金起码曾经使用过9个工号。工号需要授权才能有操作权限,工号需要密码才能登陆电信系统。他所使用的9个工号均被授权,他也有相应的密码。对于密码如何获取问题,何金金的解释是“记不清楚是破解还是漏洞”。

杜家迁说,何金金有进入系统的工号和密码,这些都会让当事人张强认为,何金金就是电信公司的员工或者起码在电信公司有熟人。他认为,当事人的行为,最多违反了校园和电信公司规定,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没有关联。

“涉案人员”

2017年9月29日的庭审笔录显示,当被问及为何售卖宽带账号时,张强回答“国家在提倡大学生创业”。不过,他在庭审中也表示,学校并不允许他们在网上购买宽带账号。

中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艾静律师认为,非法获取账号的何金金向被告人虚构了其在电信公司有熟人可以搞到账号的事实,对被告人进行隐瞒,被告人作为一名大学生,恐怕难以判断这个人是否在说谎。

她指出,被告人向淘宝店家支付的4万余元用于购买账号,金额显然不是违法所得,获利金额在本案中没有查清。学校和社会各界应当承担起积极鼓励、正确引导的社会责任,“司法的介入本身就是谨慎而容忍,应当严格依据法律和证据规则判定案件”。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就业创业指导服务中心主任解廷民指出,创业的前提是依法依规,“必须要遵纪守法,突破这个边界,不好把它称之为创业。”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电子商务与网络犯罪研究中心主任王文华指出,在信息时代,大学生应擦亮眼睛,提高法律风险、道德风险的防范意识,“对于那些只提及经济收入、经济利益的创业机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还是要慎重”。

2016年3月,仍在取保候审期间的张强,通过了专升本考试,到江苏另一所高校读书。因为之前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民警的多次到访,他甚至不敢报考南京的本科学校,也不敢填报与计算机相关的专业。

2017年,还在取保候审的他打算考研,但因为参加庭审,他“再也没有心思考了”。在学校里看到心仪的创业项目,也因为自己“涉案人员”的身份,不敢再申请。

对于张强连续两次延期取保候审,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符合刑事司法的程序规定,“取保候审的决定权,公安、检察院、法院都有。如果快到期会提前15天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但如果起诉以后,检察院或法院觉得还要继续取保候审的话,可以再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如果无罪就应该撤销案件”。

上一篇:“黑客”入侵快递公司后台盗近亿客户信息
下一篇:湖北侦破全国首例网络直播“人气外挂案”,5名黑客被抓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